徐栩汝笙

出不由门 行不从径
爱你所爱 行你所行
听从你心 无问西东

我当时离去世就差那么一点点/捂心口

这个水手太犯规了啊
可爱的要命啊
沉溺在眸中的海里出不来

【旌奚】四年混账·贰

萧平旌的高中时代
和林奚的见面
今天肝太多了,明天可能会有短篇的
慢慢来慢慢来

     “她是谁?”

     “不知道应该是实习老师吧。”

     “咳,同学们安静一下,我给你们介绍一下,这是你们的实习老师林奚,”语文老师看着旁边站着的女孩说到,“好现在我们开始上课了。”

      或许是新实习老师的缘故,一向安静的语文课堂今天活跃起来,同学们之间似乎对实习老师有许多话题,课上老师几番整顿纪律。林奚只坐在教室门口旁边的座位认真的记录。

     萧平旌保持惯例---语文课睡觉。鲁昭戳了戳萧平旌的后背,“大哥大哥别睡了,你看看这个新老师,是个美女诶!”萧平旌依旧趴着,用力向后一靠“滚。”鲁昭蔫回去,“不识好人心,活该你单身。”鲁昭同桌杜仲暗暗来一句:“你还不了解他,语文课上老班都叫不醒。”萧元启冷哼:“谁叫人家学习好呢,年级第一了不起嘛,英语竞赛冠军咱们这小地方可放不下。”鲁昭:“呵,某些人怕是再努力也只配做个第三。”
“来,鲁昭,你给我站后面去。”“老师,萧元启也说话了!”语文老师瞪着鲁昭,看着萧平旌又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 打铃,萧平旌猛的抬头,好像是梦到了什么,转头又喊“鲁昭你打水都不捎我的!狗儿子白养你了!”拿着水杯一从教室后门路追出去。突然撞到前门出来的林奚,文件书本撒了一地,萧平旌连忙道歉去捡,抬头一愣。

     一句“卧槽”没刹住脱口而出,瞬间又捂住嘴,“不好意思不好意思”萧平旌只见林奚一件湖蓝长裙,浅蓝的短袖长发滑落肩头,眉眼像极了热播电视剧《神雕侠侣》中的小龙女,不,是刚才梦里出现的女孩,也是一身湖蓝长裙正在采撷一枝沙棘,萧平旌一时看呆了去。

     林奚被盯着怪不好意思,轻轻到:“同学,你没事吧?”萧平旌回神,露出灿烂的笑容,不好意思的挠头道:“真是抱歉,给你的书。”林奚接过书轻笑:“没事。”林奚向办公室走去,萧平旌望着背影犹豫一下喊道:“老师你叫什么名字?”
林奚看着刚睡醒头发炸着的萧平旌笑道:“林奚。”

     鲁昭拿着水杯回来,拍拍萧平旌的肩膀:“大哥看谁呢?”好奇的向走廊尽头望去。“你小子长本事了啊,”萧平旌搂过鲁昭的肩头向下压着带进教室“水都不给你爸爸打。”鲁昭:“慢……慢点,我错了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 鲁昭好不容易回到座位神秘兮兮的跟萧平旌说:“大哥你不知道你错过了什么,咱们新来的实习老师长得特别漂亮。”萧平旌突然想到林奚脸一红,却哼哼道:“语文老师带的实习生,能好到哪里去。”扭回去便不再说话。


     林奚打了个喷嚏,拿纸巾时突然想到那个莽撞的男孩,还有那颗在太阳下发光的虎牙,竟然笑起来。



令全班同学惊讶的是,萧平旌居然在英语课上走神被老师点名批评了。

【旌奚】违法边缘/四年混账

就是这样的衣冠禽兽萧皮旌
脑补一下他禁欲的教师模样

【旌奚】四年混账

滴滴,汽车到点出发
全文石墨  评论链接
开车一时爽,平旌怎么追妻是个问题了
emmm也许先撂着平旌,写写旧事。

四年混账

我……十二点发车……
一个狼狗平旌和受委屈的林奚,萧皮旌这个二傻子以为自己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,去欺负林奚……四年前的秘密林奚就不告诉他,两个人倔哦。

【旌奚师生】四年混账

突如其来的脑洞
关于旌奚的师生文
文有几个不同的时期
不定发哪个时期的文
严重ooc

     他对这个结果似乎并不意外
     毕业 留校 英语老师
   
     高智商外加玩命学习一切理所应当,这在别人眼中简直不可思议。他有些近视,看书时总带一副黑框眼镜,这副禁欲的皮囊简直要命。萧平旌,多少女生暗恋对象。

     他也有过几任女友,据贴吧分析分析他的前女友有以下特点,穿蓝裙子都特别好看,黑长直,文静优雅,恐怖的是,眉眼都像刘亦菲。不过都不到一个月就分手了。因此C大女生有一段时间的穿衣品味出奇相似。

     九月份开学,他任教英语老师,学生基本提前都听说过他了。
     九月份开学,林奚考研报了C大,第一节英语课,她睡过头了。

上课第一次点名,萧平旌拿着名单念到:“陈九”
“到”
“王凡”
“到”
……
“林…”他看着下一个名字震了一下,脑子里轰的没了知觉,喉咙哽咽的发不出声,嘴唇和手颤抖着,教室一片寂静。
他用力克服即将喷发的情绪,死死的攥着名单。
“林奚”
……
“林奚”
没有人答应
“林奚!!”
同学们开始窃窃私语“竟然有人在他的课迟到”
“再一次,林奚!”

     “砰”的一声门被撞开“到!”女孩喘着气“对不起老师我迟到了。”萧平旌死死的盯着这个这个女孩,林奚抬头对上他的目光时,忘记了呼吸。呆在门口好久,萧平旌忍住怒意“回座位去。”

      一节课萧平旌的目光没有离开过林奚,声音发狠,听得同学们不敢吭声。林奚在最后一排始终没有抬头。

     “其他人下课,迟到的同学留下。”萧平旌收拾着文件,眼睛都没有抬,教室人走光后,林奚站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 最后她先开口“平…平旌”他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一连串的问题和四年来的思念,怨恨,疑惑在他心里喷涌出来,他抱住林奚在她纤长的脖子上狠狠的咬下去。

旌奚/在违法的边缘试探

我想写一篇旌奚的师生文,还想开个车,但不知道合不合适,又怕落俗了,也不知道大家能否食用,来征求个意见。

占tag抱歉